欢迎来到孤寂小说网

顶部广告

孤寂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隋国师 > 第六百四十六章 春雨绵绵小庙前

底色 字色 字号

大隋国师:第六百四十六章 春雨绵绵小庙前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net 手机版访问 m.81new.net绿色无弹窗]

    最新网址:www.wx.l

......确实好像哪儿见过,

    这般英俊长相,不该那么容易让人忘记才对......

    黑纱下,女子思索间,旁边的男子已经起身,双手平端茶水,朝着陆良生敬了敬。

    “药师多谢这位公子!”

    这汉子看上去颇有侠义之风,与陆良生往日看到的绿林侠客倒有些不同,笑了笑,拿过桌上茶壶倒了一碗凉茶,相隔一桌,与对方敬了一下。

    “不用客气,不过先后之别罢了,当不得谢。”

    萍水相逢,谢过之后,那汉子便不再说话,回去坐下,过得一阵,伙计将陆良生要的几份酥饼端上来时,刚才那男子又开口说道:“这位公子是一人独行?”

    话里意思天高路远的,一个书生独行太过危险,何况陆良生没有江湖气息,身上更是感觉不到会武功的痕迹,男子这才有此一问,旁边的女子却是隔着面纱不时端详对面书生的侧影、相貌,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哪里见到过。

    那边,陆良生似乎察觉到那边女子在看自己,放下茶水笑了一下,省得令男子引起不适,不着痕迹的挪了挪方向,“确实是一人,不过兄台你看在下身无贵重之物,仅有的,只是外面一头老驴,剪径强人都懒得搭理在下这种没有油水的。”

    呵呵!

    那边男子轻笑出声,看得出对面的书生并不在意外面险恶,自己也就不多事了,随意又说了几句,便与身旁的女伴吃了些许,剩下没吃完的包好放进包裹里,结账离开,那男子走到门口还向书生拱手作别。

    “这位公子,药师还有急迫之事不能耽搁,若是有缘再聚!告辞。”

    陆良生跟着起身,两人这时才算距离较近,看这人相貌端方,透着英武之气,倒是让他生出好感,可惜眉宇间却有股似有似无的乌气缠绕,应该之后的行程颇有不顺,便在袖里悄悄掐出指决推算。

    药师?

    书生眉头一蹙,根据那人说的自称,眸子一凝,看着已经走出茶肆翻身上马的汉子,轻声呢喃:“李药师......李靖,韩柱国那个外甥.....呵呵,倒是遇的巧。”

    “你又想干什么?”蛤蟆道人趁着周围没人注意,张嘴咬下小半块饼子在嘴里,一边咀嚼,边看着站在桌前的徒弟。

    “见那人要倒霉,又要过去解救?”

    陆良生看着外面消失在官道尽头的一男一女,重新坐下,“看情况吧,此人武艺出众,应该能应付。”

    吃完饼子,陆良生将师父放回袖袋,起身过去结账,才被那伙计告知,他的饭钱已经被刚才那对男女结了,书生看着手里的几文钱掂了两下,笑着摇摇头走出茶肆,牵过老驴径直走去官道。

    抬头看去头顶,日头渐渐阴了,似有雨来。

    .......

    哗哗......

    春雨淅淅沥沥打在枝头,通往北面的道路上,泛起蒙蒙水汽,忽然水雾翻涌,两匹快马飞奔过来,溅起一片泥泞。

    “出尘,前方有座破庙过去躲雨吧。”

    “那虬须汉子要是追上来怎么办?”

    “我倒无事,可你是女子,浑身湿透,对身子不好!驾!”

    雨中男子抽响鞭子跑去前面路边一座庙观,庙身不大,四四方方一眼就能将里面看全,两人下了马,带着一身水汽跑进庙里,抬头看了眼门匾,上面写着灵石庙,里面正中的神台上,摆放的也不是常见的神像,而是一颗大石头。

    山野之间庙宇破旧,但依稀能看出附近人家时常过来祭拜,对于庙里为何供奉一个大石头,男子倒不以为意,这年头谁能显灵,就供奉谁,也是寻常见到的。

    收回视线,男子从包袱里掏出火折子掰开,捧了附近跪拜用的草蒲点燃,又取了烂了半扇的窗框,啪的折成几截放去火里烧着。

    感受到暖意,男子从包袱里拿出茶肆里的饼子递过去:“出尘,饿不饿?”

    “才吃过,哪里会饿啊。”女子揭下斗笠,露出俏丽的面容,朝男子翻了翻白眼,“就是有点冷。”

    说着朝男子靠过去一点,后者还没领会意思,只是笑了笑,将饼子又放回包袱里,拨了一下火堆,看着摇摇晃晃的火光。

    “要是还在长安杨公府上,就用不着跟我风餐露宿,让你受累。”

    “我愿意!”

    女子向他靠了一下,正要将头放去男子肩头时,听到‘杨公’二字,忽然间想起什么,一下坐直了身子,脸色大变。

    明显感觉到女子的变化,男子偏过脸看去:“怎么了?”

    “之前我们在茶肆遇到的那个书生.....我见过.....就在杨公府......”

    女子话语还未说完,外面陡然响起马匹不安的嘶鸣,有重重的脚步声踏着地上积水动静似乎朝这边狂奔而来。

    庙里的男女顿时起身,拿过地上的刀剑,‘锵’的一声出鞘,握在手中,望去外面蒙蒙水汽的刹那,一声暴喝炸开。

    “狗——”

    泥泞的路上,溅起雨水,一道魁梧的身形陡然将冲来雨帘,好似落下的雨水挨近那人身前的瞬间都朝四面八方激射出去,迈着双腿汹涌狂奔。

    “男女!”

    最后的两声落下,那道身影一路狂奔,显出脸上赤髯如虬的轮廓,根本不给庙里两人反应的机会,轰的冲进庙门,手中一柄厚重的刀锋挥舞而起,然后,斩下!

    呯——

    金鸣交击的声响大作,地上的篝火‘呼’的一下倒伏,劈下的重刀压着对面男子手里的刀锋磕出火星,压着对方噔噔的向后倒退撞去神台,嘭的沉闷声里,两人手中刀锋荡开一瞬,贴着神台的药师急忙转身躲避,半空微微荡了一下的厚重刀锋自那虬须大汉手里怒斩而下。

    轰!

    上面供奉的大石粉屑爆碎飞溅,硬生生被刀锋劈成了两半,大汉抽出刀锋,双耳抖了抖,身后有破空呼啸,拉着重刀向后一摆,一柄长剑呯的刺在剑面上,剑身嗡的抵弯,延伸剑柄那头,握剑的女子横眉轿斥:“丑鬼,敢打我丈夫!”

    裙摆飞扬,一记撩阴腿忽地踢向虬须大汉下体,下一刻,却是被对方双膝向内夹住,使劲一拧,疼的女子叫出声来。

    “出尘!”

    名叫药师的男子狂奔而至,手中刀锋递出,拦去虬须大汉斩下的重刀,贴着对方刀锋哗啦啦的擦出一连串火花,猛地朝对方腹部横拉一刀,逼的大汉收回腿用力磕刀打开,然后猛地暴喝,空出一手握成拳头轰去侧面。

    男子抬刀一架,刀面嘭的弯曲贴着他脸,将整个人都被打的跌跌撞撞向后倒退,撞在泥墙上,整个庙观都摇晃了一下。

    “狗男女,坏我事,今日非教......”虬须大汉骂了一声,提着手中重刀就朝靠墙咳嗽的男子走去,迈出两步,陡然停下,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里,听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叮铃咣当......

    水汽弥漫的道路间,一个书生牵着驴子走过泥泞的路面,似乎看到这间小庙要来避雨,牵着驴子便走了过来。

    庙里,靠着墙壁的男子偏头,看到过来的身影,认出是之前茶肆碰到的那个书生,急的大喊:“此处危险!快走——”

    捂着脚脖趴伏地上的女子也看了一眼过来的书生,原本露着痛楚的眸子,陡然变得惊恐,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

    ——大隋国师,陆良生。

    听到男子大喊,女子脸色惊恐的偏过头来,声音也在大喊:“药师别说话!”

    叮铃铃.....

    铜铃声到了庙门停下,一身普普通通衣袍的书生走了进来,身上不带一丝水汽。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net 手机版访问 m.81new.net绿色无弹窗]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