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花仙的扦插办法(1 / 2)

最新网址:www.xs.l</p>澹台夫人看到小元宝,立刻又强行露出了一个微笑。

“姨姨,你不要不开心啦,我来给你排忧解难。”小元宝哒哒哒地跑过来,扑到了澹台夫人的怀里。

澹台夫人蹲了下来,抱住了小元宝,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你知道我的烦恼是什么吗?你要怎么帮我呀?”

“我知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给姨姨准备了好多漂亮的花。”小元宝举起了双手。

澹台夫人失笑:“你有这份心思,我就已经很开心啦。不过,你给我的花是没有用的。”

不过是些山野小花罢了。

虽然每天都能哄得她很开心,能让她拥有一天的好心情,但是这些野花野草上不了大台面呀。

唉,她要是捧着这些野花野草去参加赏花宴,只怕众人会笑得更厉害。

“是呀,元小姐,你的这份心意啊,咱们夫人心领了,不过你送来的这些花花草草,对夫人这次的困难而言,真的没什么用处。”叠翠也跟着说道。

“有用哒!有用哒!非常有用哒,”小元宝又走到了金四郎面前,伸手扯了扯他的裤腿,“快把背篓放下来,快让姨姨看看!”

金四郎取下了背上的背篓。

澹台夫人和叠翠,开始都有些不以为意。

可当她们的目光落到那些姹紫嫣红的菊花上时,她们瞬间被惊讶到了。

摆在最上面的是帅旗。

帅旗是十大名菊之一,花瓣层层叠叠,每一层花瓣外面都覆盖着细腻的柔毛。

此花一花三色,正面是紫红色,背面是金黄色,中间又是黄绿色,看着就像是一面帅旗,真是奇哉!

再加上这花难以养殖,数量奇缺。

可以说很难能弄得到一株。

“这果真是帅旗?”澹台夫人弯下腰来,难以置信地问道。

“对哒对哒,它是很名贵的品种。”昨天,聊到后面,百花仙子还给她详细地介绍了这八种名贵的菊花,小元宝听得聚精会神,全记下来啦。

“姨姨,还有墨荷喔。”小元宝把帅旗拨开,露出了压在下面的另外一株菊花。

这世上最稀少的是什么颜色的花?

是黑色的花。

此菊红到发黑,形状又似莲花,所以得名墨荷。

它也是十大名菊之一。

它甚至还是五大名菊之一。

这花的育苗过程及其复杂,无法大量培育,所以便显得愈发珍贵了。

“我上一次见到墨荷,还是在太后的寿辰上呢,”澹台夫人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摸着它,喃喃自语,“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嗯,简直像是假花……”

“是真花噢,”小元宝又拿出了另一株菊花,“姨姨你看,还有十丈珠帘!我听说,要是年份好,这菊花市面上多,三百两银子往上;要是年份不好,这花成活得少,打底也要三千两银子一株呢!”

金四郎站在小元宝身后,一听这话,顿时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今年到底是年份好,还是年份不好?

这哪里是什么花?

这分明就是一个金疙瘩!

“最名贵的就是这个绿牡丹啦!”小元宝找出了压在最下面的菊花,“这花才叫厉害呢!因为很难很难活下来,民间可以说是罕见流传!不知多少人,这辈子见都没见过!”

“你是从哪儿弄来的?”澹台夫人怔怔地问道。

“姨姨别管,这些都送给姨姨了!”小元宝豪气干云地说道。

金四郎一听这话,简直想伸手去捂住她的嘴!

“送就不必了,我借来一用。”澹台夫人连忙说道。

“用哒用哒,姨姨送了我好多好多衣服,还有好多好多鞋子,这点花花草草算什么?”小元宝挥挥手,超大方。

“这可不是普通的花花草草,古今十大名菊,我瞧着,你这就占了其八,这些菊花倘若是拿到市面上去换钱,少说也能换个五千一万两银子了。”澹台夫人到底是识货的人,她非常懂行情。

金四郎一听,觉得简直窒息。

小元宝说道:“古人有云: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姨姨对我这么好,所以我都送给姨姨!”

“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澹台夫人十分感动。

她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孩子的品性十分高洁!

她不贪慕荣华富贵,她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她往日里送她的那些锦衣华服,算是没有送错人。

金四郎虽然有些不舍,但他也不是不明事理儿的人。

澹台夫人对妹妹的好,全村人有目共睹,妹妹确实应当涌泉相报,这五千一万两银子,没了便没了吧。

他还年轻,又有手有脚,何愁再赚不来这五千一万两银子?

澹台夫人对妹妹的心意,可比这珍贵多了。

“小元宝,你今日解救我于危难之中,我都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澹台夫人动容地说道。

“那就不说感动的话,一切尽在不言中,”小元宝嘻嘻一笑,“能帮到姨姨,小元宝特别高兴。”

“真是姨姨的乖孩子。”澹台夫人抱起了她,与她贴贴。

她邀请小元宝随她一起去沧州府,但是小元宝更看重学业,不愿意请假,她便尊重了小元宝的意思。

一个多时辰后。

由于中途烂了一段路,马车前进得有些缓慢,等她们来到赏花宴的时候,她们竟然成了最后到的客人。

澹台夫人带着侍女一进园子,就听到前头山重水复处传来了不好的议论声。

“都这个时候还没来呀,肯定是怕了,古夫人,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啊,她以前纵然在京城再风光,现在也不得不避其锋芒!所以说,胜得了一时,胜不了一世,过日子嘛,还得看后头呢。”

“这话说得没错,那位澹台夫人肯定是不敢来了。现如今沧州府所有的名贵菊花皆被我等买走,她拿什么来?听说她现在隐居乡野,难道要拿那些野花野草么?”

“呵呵呵呵,那可真是要笑掉人的大牙了。”

……

“谁说我不敢来了,古夫人相邀,我岂有不来的道理?说起来我跟这位古夫人在京城的时候还是旧识呢,我俩之间有过不少故事,古夫人,你说对不对?”澹台夫人看向林诗情,笑盈盈地问道。

沧州府的府尹姓古,所以现在大家都管林诗情叫古夫人。

“想不到澹台夫人竟然还记得这些事儿。”林诗情微微一笑。

“你不也记得吗?”澹台夫人微微挑眉,丝毫没有被她压下半点气势。

“是,我也记得,”林诗情摇了摇折扇,“我记得,你那时候总是我的手下败将。”

“可最后我是大赢家呀。你的狼狈事情,我就不提了。”

“谁能得意一世?比如说今天,就不知道谁能更得意了。”林诗情看向了周围的夫人们。

夫人们相视一笑,都知道内情。

今日的赏花宴就是个鸿门宴。

宴无好宴!

林诗情特意花了大功夫,搜罗来了三种极为名贵的菊花,为的就是在宴会上下澹台夫人的脸面。

今天算是有热闹看了。

曾经的储君之母,如今要这般丢人,想想都是好期待呢。

“澹台夫人请落座,”林诗情微微抬手,“上菊花!”

坐在园子最外侧的一个夫人,立刻让下人端上了一盆菊花,放在了宴会的正中央。

这盆菊花普普通通,无甚特别之处。

大家点评了一番。

然后,又有一个身份比较低微的夫人,让下人送上了自己带来的菊花。

这一盆菊花的品相也很一般,但胜在很有精神。

夫人们按照身份地位,由低到高地往前送上菊花。

身份越高贵的夫人,送上来的菊花越为珍贵。

在这寒凉的天气里,菊花姹紫嫣红,开得轰轰烈烈,倒是显得整个园子像是春天一样好看。

大半炷香的时辰后,轮到沧州府最顶层的夫人们送上菊花了。

她们送上的菊花,迎来了一轮又一轮的喝彩。

各种巴结声、恭维声,简直不绝于耳。

林诗情频频看向澹台夫人,想从她脸上看到难堪的神色。

但是澹台夫人并没有让她如意。

林诗情在心中暗哼,不过是装的罢了。

马上就要到你了,我看你能装到几时!

手下败将纵然再有傲骨,那也是会被众人嘲笑的手下败家。

当年是她林诗情。

今日也该轮到她谢玉璧!

这才叫公平!

很快,其他夫人准备的菊花都被献了上来,整个赏花宴只剩下林诗情和澹台夫人没有献上菊花了。

“你先请还是我先请?”林诗情问道。

“你是主人,不如你先请。”澹台夫人落落大方地说道。

“你就不怕难堪?”林诗情摇了摇团扇。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