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宫野明美的退场(二合一盟主加更)(1 / 2)

最新网址:www.xs.l</p>“就像苏兹哥哥说的那样,首先要把他们的脸剥下来,然后指纹磨平,眼睛也要挖出来,削去鼻子,打碎牙齿……”白发的少年认真仔细的处理着尸体。

两具尸体已经变成了没有眼睛和鼻子,只有一张平坦的泛着血色的不知还能否称为脸的脸了。

“放在这里也不行,要把他们丢远一点……”处理完两具尸体之后,艾托想了想,又将他们缩小,用餐巾纸包了起来。

他将两具缩小的尸体放进了大福的口袋里,重新坐到了电脑面前。

虚拟账户已经收到了一百万美元的汇款。

少年十指敲打着键盘,将一百万美元洗了一遍,抹除了痕迹,确保不会被人顺藤摸瓜找到真正的账户之后,才将钱打进一个账户里面。

一切结束之后,他合上笔记本电脑,将它放回了系统背包,然后掏出了手机

【到xx港口码头等我,或者让伏特加去接你。——(琴酒)】

【我已经在外面了,很快就能到那里,明美姐的手表上有定位器。——Evercler(艾维克利尔)】

“这附近最适合抛尸的地方就是港口那边了,毕竟抛尸大海是最常见的方法嘛。”艾托这么想着。

“走吧,我们去抛尸,顺便等pp和明美姐吧。”少年语气轻快的说道。

抱着缩小的大福离开了房子。

房子干干净净,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玩具店内。

“请给我这个。”白发的少年垫起脚尖指着摆在最高一栏货架上的遥控船玩具。

礼貌又可爱。

“好的,一共是xxx日元……”店员的笑容都变得更加热情。

“谢谢。”白发的少年掏出钱付款,礼貌的道谢之后抱走了玩具。

“真可爱,是偶像吗?从来没见过啊。”店员感慨一句,摇了摇头。

花店内。

“请给我两支玫瑰,麻烦分开包,包的好看一些。”白发的少年对着店员说道。

“……好的。”店员看了看看起来还十分年幼的少年,点了点头。

两支玫瑰,分开包装,要送两个人?

嘶……

现在小学生恋爱都有两个对象了吗?

店员表情复杂的看着少年的背影,内心默默感慨。

“这朵玫瑰送给系统叔叔。”艾托将用黑色纸张包装的玫瑰举了起来。

【系统收不到宿主的礼物。】系统叔叔声音冷澹的说道。

“可以放在系统背包里,背包也是系统叔叔的一部分吧,就相当于在系统叔叔手上了!”艾托期待的提议。

系统没有回答。

少年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不行吗?”他语气带着委屈。

【收到宿主的请求,请求通过。】系统的声音依旧冷漠。

艾托发现系统背包里多出了一个专属的格子,并不是他自己花钱开的格子。

一看就是系统叔叔为了放玫瑰花专门开的。

他将玫瑰收进了那个格子。

于是格子下方出现了一行小字。

【宫本艾托的玫瑰花x1】

艾托带着遥控船来到了码头,找了一个位置,将船放到了海上,又将曲奇饼和两具尸体一起,放到了船上。

然后将遥控器也放到了船上。

他看了看四周,又捡回来两块砖头,将它们缩小,绑到了尸体身上。

“这样就不会浮起来了。”艾托认真的点点头。

“加油哦,曲奇饼,把他们两个带到远一点的海域丢下去,不要太近了。”他对着遥控船上的曲奇饼说道。

“遥控器是这样用的,前进,转弯,加速……”艾托给曲奇饼展示了一遍遥控器的用法。

《仙木奇缘》

曲奇饼碰了碰遥控器,点点头。

操控着遥控船,朝着大海的中心开去。

……

【你的xxxx账户入账一百万美元……】

银发的男人看着手机上收到的提示短信,陷入了思考。

他的银行账户没什么人知道,再者……

谁会不声不响的给他转一百万美元?

琴酒皱起眉,思考着这会不会是一场阴谋。

就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一条消息。

【收到了吗?是我自己赚的钱!可以拿去给车子做保养!我以后会努力赚钱给pp花的。——Evercler(艾维克利尔)】

琴酒看着艾维克利尔发来的消息,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

艾维克利尔难道觉得他很穷,连车子都保养不起吗?

仿佛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对方再次发来一条消息。

【我知道pp不缺钱,这只是我的心意,是礼物!——Evercler(艾维克利尔)】

银发的男人点了根烟,平静了一番微妙的心情。

艾维克利尔这个小鬼……

今天也很稳定的在犯病。

“你要带我去哪里?”坐在后座的宫野明美神色有些紧张的问。

琴酒看到她的第一反应是打量了她一番,然后让她把手表摘下来丢在原地,做完这件事之后才让她上车。

目的地……宫野明美不清楚。

她忐忑的看着窗外的环境。

发现车子停在了一处港口码头。

有着许多仓库的港口码头。

“下车。”银发的男人声音满是冷漠与狠意。

宫野明美紧张不安的走下车。

“pp!明美姐!伏特加叔叔!”突然一道少年的声音响起。

宫野明美扭头看去,就看见一个穿着粉色毛衣,戴着粉色帽子,甚至连鞋子都是粉色的身影站在一边,笑容灿烂的朝他们挥手。

那身衣服,是上次逛街时,她给对方买的。

因为艾托穿着很可爱。

但是宫野明美却从来没想过,她会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场景,看见穿着这身衣服的少年。

“为什么……艾托会在这里?!”宫野明美质问着琴酒。

明明说过的,这一切都不能让志保和艾托知道。

“因为我叫他过来,所以他就来了。”银发的男人仿佛心情很好一般,朝着少年的方向招了招手。

“艾维,过来。”他声音漫不经心充满了随意,仿佛叫着一只猫猫狗狗。

少年却充满热情的跑了过来。

“乖孩子。”银发的男人的将手按在少年头上,意味深长的夸奖。

“杀了她。”随后声音满是冷漠的开口。

“你疯了吗!琴酒!”宫野明美眼神满是不可置信。

她做好了被琴酒杀死的准备,但是从未想过对方会让艾托来动手!

“十亿日元被我藏起来了,杀了我的话……”宫野明美深吸一口气,冷静的开口。

“在酒店的前台,对吧。”银发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她想要说的话。

“你以为,你的计划天衣无缝,而在你进行着计划的时候,更是没有人知道吗?”男人的声音带着些许嘲讽和轻蔑,又透露着十足的意味深长。

宫野明美甚至觉得,对方说的不是抢劫十亿日元的计划,而是她准备赴死的计划。

“杀了她,艾维,好孩子就要听话才行。”银发的男人拍了拍少年的头,勾唇说道。

“杀了……明美姐?”少年苍蓝色的眼中有些茫然,脸上的表情满是无措。

“琴酒!

!”宫野明美的眼中带上了些许恨意。

他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让艾托来杀她!

“你要当不听话的坏孩子吗?艾维。”银发的男人不轻不重的说道。

加入书签